政策文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政策文件 > 正文
《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
信息來源:黨委工作部       發表時間:2015-11-20 10:07:36       閱讀次數:
  

編者按: 新修訂的《準則》和《條例》全面總結提煉了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的豐富實踐成果,細化了黨章對黨員干部的廉潔自律要求和紀律要求,彰顯了黨中央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堅強決心,體現了我們黨與時俱進加強黨的建設的新要求,是新形勢下深入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的治本之舉,必將為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實現黨的歷史使命提供堅強保障。
近日,集團公司黨委為了認真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要求,制定下發了《關于在集團公司開展“學黨章、學準則、學條例”專題集中教育活動的實施方案》 ,為了促進黨員干部學習活動,深入理解《準則》和《條例》的內涵和要求,現編輯系列解讀文章,供黨員干部學習參考。
 
 
“全面”和“從嚴”的具體體現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一


 
“新修訂的《準則》和《條例》是從頂層制度設計方面對全面從嚴治黨的‘強化版’,管黨治黨的制度籠子正愈扎愈緊”;“新法規紀法分開、涇渭分明,更能體現全面從嚴治黨的要求,是科學反腐的重大舉措”……近日正式頒布實施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在全黨全社會引發熱議。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全面從嚴治黨是實現黨的歷史使命的必然要求,關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關乎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
黨的十八大以來管黨治黨的實踐表明,當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一些黨組織和黨員黨的觀念淡漠,組織渙散、紀律松弛,一些黨內監督法規制度已經不能完全適應現實需要,一些新的實踐成果也還沒有以制度的形式固定下來。扎牢管黨治黨的制度籠子,真正把黨規黨紀的權威性、嚴肅性在全黨樹起來,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新修訂的《準則》《條例》正是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的重要成果,充分體現了管黨治黨必須“全面”和“從嚴”的要求。
“重新修訂兩項法規,是實現依規依紀治黨、切實加強黨內監督的重大舉措。新法規的‘全面’令人印象深刻。”全國黨的建設研究會特邀研究員汪洋認為,這首先體現在把全體黨員都納入監督制約范圍。
全面從嚴治黨,靠全黨、管全黨、治全黨。作為擁有8700多萬名黨員的大黨,從嚴治黨只是管住“關鍵少數”還遠遠不夠,用黨規黨紀管住絕大多數才是重構政治生態的“良方”。規范對象“全覆蓋”“無例外”,本身就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內在要求,絕不允許有特殊黨員存在。
為了更好地適應全面從嚴治黨新形勢、新任務的需要,新修訂的《準則》把普通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全部納入制約范圍;新修訂的《條例》也對原有條款中不少違紀情形只針對黨員領導干部的情況做出調整,明確“六大紀律”是全體黨員的基本遵循和底線。
“規范領域和內容的‘全覆蓋’,也體現了兩項新修訂法規的全面性。”汪洋指出,雖然《準則》的“體量”大幅精簡,但緊扣“廉潔自律”,指向性更明確,內涵也更豐富。不僅對全體黨員提出正面倡導,對黨員領導干部的自律規范,也不再局限于“廉潔從政”,而是增加了“廉潔用權”“廉潔修身”“廉潔齊家”等方面內容。
據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介紹,《條例》的修改比例基本上達到80%至90%,有的章節幾乎全部修改,調整過程中充分吸收了十八大以來從嚴治黨的實踐成果——
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是深入貫徹十八大精神的開篇之作,也是全面從嚴治黨的破題之舉。僅2014年,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53085起,處理71748人,其中給予黨紀政紀處分23646人。《條例》新增了違規收送禮金、消費卡,違規出入私人會所,超標準、超范圍接待等違紀條款。
領導干部瞞報個人事項、“裸官”等問題是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集中整治的“頑疾”。去年,中央巡視組曾指出廣東、福建的“裸官”問題比較突出。此后,全國范圍內開展大規模的清理“裸官”行動,在領導干部中產生了很大震懾。新《條例》中明確增加了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規取得外國國籍等違紀條款。
……
規范對象和領域的拓展,既是“全面”,也是“從嚴”,反映出黨內法規制度正日益完善。
“新修訂的《條例》在‘從嚴’上下足了功夫,堅持紀在法前、紀嚴于法,實現紀法分開。”湖南省法學會廉政法學研究中心主任鄧聯繁認為,這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在對行為的標準設置上,尺度高于法律;二是在對行為的后果處理上,尺度重于法律。
“劃出紀律底線彰顯了‘從嚴’的尺度,確立高標準同樣也對廣大黨員提出了‘從嚴’的要求。”網友“清晏”指出,新《準則》不僅將對黨員領導干部“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的要求固化為制度,對他們提出了更高更嚴的要求,同時也對全體黨員發出道德宣示,每一條都考驗著黨性和擔當。
綜觀新修訂的兩項法規,“全面”和“從嚴”要求緊密交織、貫穿始終。對廣大黨員來說,全部被納入規范對象,這本身就是一種震懾,意味著制度籠子越收越緊、越往后執紀越嚴;對黨員領導干部來說,廉潔自律的內涵越來越豐富、紀律標尺的刻度越來越精密,實際上體現了管黨治黨的維度越來越全面。
“對紀檢干部來說,煥然一新的兩項法規為今后我們監督執紀問責提供了有力依據,也有利于持續深入推進正風反腐。”中央紀委駐人民日報社紀檢組辦公室副主任陳煒告訴記者。
“全面意味著從嚴,從嚴也體現了全面,全面和從嚴往往分不開。”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指出,全面是擴大范圍,從嚴是彰顯態度,目的都是為了實現黨內法規建設與時俱進,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長效機制,為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供堅強制度保障。
 
 
以黨章為遵循 維護黨章權威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二


 
●在“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下,尤其是全面從嚴治黨新的形勢與實踐下,迫切需要喚醒全體黨員的黨章黨規黨紀意識
●此次《準則》和《條例》的修訂,正是堅持以黨章為根本遵循,把黨章的權威立起來,將黨章關于紀律和廉潔自律要求具體化
“木有本而枝茂,水有源而流長”。
黨章是黨的根本大法,是全黨必須共同遵循的根本行為規范,全面從嚴治黨首先要尊崇黨章。新修訂的《準則》和《條例》,全面梳理了黨章對黨員、干部的紀律要求和廉潔自律要求,突出了政黨特色、黨紀特色,是對黨章規定的具體化。
早在上任伊始,習近平總書記就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認真學習黨章 嚴格遵守黨章》,指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黨章就是黨的根本大法,是全黨必須遵循的總規矩。”
在今年初召開的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習近平再次指出,“黨章是全黨必須遵循的總章程,也是總規矩。”
黨章的重要性毋庸贅言。從查辦的腐敗案件、巡視發現的問題、嚴重違紀違法者的自我懺悔來看,一些黨組織和黨員干部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歸根結底是沒把黨章當回事。曾因入黨興奮難眠的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拋棄了黨性原則;曾經發誓不入黨不結婚的河北省委組織部原部長梁濱,栽倒在欲望的泥淖中;曾高談“好官難為”的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話音未落人已落馬……這些原本優秀的黨員干部,正是摒棄了自己的“初心”,把黨章黨規黨紀丟到一邊,才走上嚴重違紀的道路。
嚴峻復雜的形勢再次提醒我們:在“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下,尤其是全面從嚴治黨新的形勢與實踐下,迫切需要喚醒全體黨員的黨章黨規黨紀意識。
此次《準則》和《條例》的修訂,正是堅持以黨章為根本遵循,把黨章的權威立起來,將黨章關于紀律和廉潔自律要求具體化。
修訂后的《準則》既向全體黨員發出道德宣示,體現全面從嚴治黨要求,又突出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提出比普通黨員更高的要求。
如,黨章在第一章“黨員”中,就對黨員提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貢獻”等要求。
遵循黨章要求,《準則》在第2部分圍繞黨員如何正確對待和處理“公與私”“廉與腐”“儉與奢”“苦與樂”的關系提出“四條規范”,明確要求黨員必須“堅持公私分明,先公后私,克己奉公”,“堅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甘于奉獻”等。
抓住“關鍵少數”,就能引領“最大多數”。在第六章“黨的干部”中,黨章對黨員領導干部提出更高要求,包括必須“正確行使人民賦予的權力”,“清正廉潔,勤政為民,以身作則,艱苦樸素”,“加強道德修養”等。
針對黨員領導干部的“表率”作用,《準則》第3部分從公仆本色、行使權力、品行操守、良好家風等方面,提出要求更高的“四條規范”。如,要求黨員領導干部必須“廉潔用權,自覺維護人民根本利益”,“廉潔修身,自覺提升思想道德境界”等。
“紀律是管黨治黨的尺子,黨章就是紀律規矩的總依據,黨章的重要性怎么強調都不過分。”中共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主任謝春濤認為,喚醒黨章意識對于全面從嚴治黨意義重大,一些黨員出現問題,正是由于缺乏黨章意識或是黨章意識不強。
《條例》這把執紀“新尺子”的打造,亦完全體現“以黨章為根”的修訂原則。新修訂的《條例》在第一章“指導思想、原則和適用范圍”的第一條便開宗明義,新增“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制定本條例”。在第三條中,新增“黨章是最根本的黨內法規,是管黨治黨的總規矩”,“黨組織和黨員必須自覺遵守黨章,嚴格執行和維護黨的紀律”。
在“分則”部分,修訂后的《條例》將原來以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等為主的10類違紀行為,整合規范為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等6類,使《條例》的內容真正回歸黨的紀律,為廣大黨員開列了一份“負面清單”,進一步實現對黨章規定的具體化。
“比如,黨章規定黨員要‘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堅決反對一切派別組織和小集團活動’。這次我們在修訂《條例》時,在‘對違反政治紀律行為的處分’中就專門增加了‘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拉幫結派’等紀律處分條款。”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告訴記者。
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偉說:“現實中,一些有著十幾二十年黨齡的老黨員,包括一些黨委書記,對黨章‘只聞其名’的不在少數,有的人直到問責的板子打到身上,才終于讀了一遍黨章。”
“修訂后的《條例》,既要求全體黨員用這把紀律的‘新尺子’來規范自己的言行,更要求他們去重溫并深刻領會打造這把‘尺子’背后的‘總度量’——黨章,喚醒全黨的黨章黨規黨紀意識。”宋偉表示。
 
 
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結合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三


 
“《準則》如同燈塔,為我們指明方向;《條例》好比警報,提醒我們避開危險。只有認清航向、不碰暗礁,才能行穩致遠。”對于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北京市房山區民政局干部張威有著這樣的理解。
如其所言,《準則》和《條例》同步修訂、同日發布和施行,并非巧合。其中深義,中央紀委有關負責同志在向媒體介紹修訂原則時已有說明:“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結合”。
怎樣結合?修訂后的準則以黨的理想信念宗旨、優良傳統作風這個“德”為基礎,強調自律,重在立德;修訂后的條例堅持紀法分開、紀在法前、紀嚴于法,強調他律,重在立規。
更形象地說,《準則》堅持正面倡導,為廣大黨員確立了思想和道德的高標準;《條例》開出“負面清單”,劃出了黨組織和黨員干部不可觸碰的“底線”。正是這一高一低、一正一反,把從嚴治黨實踐成果轉化為全黨一體遵守的道德和紀律要求,為廣大黨員干部提供了標桿和戒尺。
高低結合、正反互補,意味著不能偏廢。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楊偉東認為,如果只有《準則》沒有《條例》,相關要求就會成為空話;如果只有《條例》沒有《準則》,遵守紀律就缺少了內在的自覺。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同樣認為,《準則》和《條例》當形成“雙輪驅動”,如有偏廢就會使從嚴治黨出現片面化。
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德法相依,德治禮序,可以說是中華民族自古以來治國理政、管權治吏重要經驗總結。作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繼承者和發揚者,中國共產黨始終注重發揮法治與德治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的作用,堅持推進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
治國如此,治黨亦然。黨自誕生之日起,就把理想和紀律寫在自己的旗幟上。這也是黨戰勝一切艱難險阻、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堅強保證。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出臺八項規定到修訂《準則》和《條例》,從糾治“四風”、“打虎拍蠅”到構建“三不機制”,從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到“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活動……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越來越成為管黨治黨的有力抓手和有效辦法。
道德使人向善,是紀律的必要前提和基礎。作為共產黨員,必須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道德行為;為“官”從政,更要遵循道德規范,具備應有的道德品質。新時期涌現出的鄭培民、沈浩、王瑛、楊善洲、羅陽等優秀干部,不僅是道德高尚、執政為民的楷模,也是遵章守紀、廉潔奉公的典范。
德之不修,行之不遠。規章制度、紀律規矩再嚴明,也要靠有德之人來執行和落實,“失德”只能走向墮落。從近年來各地通報的嚴重違紀違法案例看,“落馬”的黨員領導干部幾乎無一例外地存在“失德”問題,有的驕奢淫逸,有的以權謀私,有的家風敗壞,等等。
從“紅毯鋪道”到“鋃鐺入獄”,遼寧省廣播電視臺原臺長史聯文便是“失德”的典型。這位先后獲得長江韜奮獎、中國新聞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的優秀領導干部,卻被如火的貪欲焚盡良知和道德,失去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之心,連踩“雷區”、頻觸“紅線”。
10月22日,中央巡視組再次“曬”出對15家單位的巡視反饋意見。從反饋情況看,“有的領導干部‘以權謀房’”;“超標準開會、奢侈浪費等問題時有發生”;“一些領導干部親屬開辦企業謀取利益,蠶食國企”……這些問題,不僅違紀,也與《準則》要求背道而馳,可以說是嚴重“失德”。
沒有規矩,德亦難行。紀律懲治腐惡,是道德的堅強后盾和保障。只有在通過立德引導自律的同時,通過立規加強他律,讓黨員干部心存敬畏、行有底線,才能讓“德”真正立起來。
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已近三年,從今年1至9月全國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匯總數據來看,高壓之下,查處問題數、處理人數和黨紀政紀處分人數仍高達23515件、31693人、20478人,且9月份的相關數據較之8月均有增長。試想,如果沒有紀律這條“底線”,沒有監督執紀問責,這些黨員干部還將會滑向怎樣的深淵?
事實上,古今中外、歷朝歷代并不存在“有德無規”的政黨或者國家。即使是小說《鏡花緣》里虛構的“君子國”,由于公認標準、秩序和規矩的缺失,過分謙讓成了過猶不及,己所不欲卻施之于人,致使公平缺失,爭執和矛盾得不到解決。
“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結合,體現了我們黨對新時期加強黨的建設的新認識。全面從嚴治黨,就要吸收傳統文化的營養,堅持自律和他律相結合,讓德治與法治相得益彰。”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教授賀夏蓉表示。
 
 
堅持紀嚴于法 實現紀法分開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四


 
10月16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連續發布重磅消息:周本順、楊棟梁、潘逸陽、余遠輝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不同以往,此次通報通篇“紀言紀語”:看標題,“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之中沒有了以往經常出現的“違法”二字;看正文,過去慣用的“收受賄賂”、“行賄”等字眼也不再出現,行文布局主要體現違紀問題,而非違法問題。
黨內審查是紀律審查,不是司法檢控,一個依“紀”、一個依“法”,二者界限清晰,不能混淆。全面從嚴治黨,必須要嚴明黨紀,把紀律挺在法律前面,使紀律成為管黨治黨的尺子、黨員不可逾越的底線。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以下簡稱《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遵循管黨治黨的規律,堅持紀法分開、紀在法前、紀嚴于法,充分體現了黨紀特色和中國共產黨的先鋒隊性質。
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告訴記者:“這是我們黨內法規制度建設以及管黨治黨過程中的一個重大制度創新。”
2014年12月24日,山西省紀委監察廳網站公布了山西省國土廳原副巡視員王有明腐敗案剖析。王有明素有“工作有能力、有魄力”“工作成績突出”等贊譽,曾獲得全省乃至全國國土資源系統的各種榮譽。但是,這樣一位“榮譽滿身”的干部,卻從收受土特產開始,一步步發展到收受保暖襯衣、毛衣、千元禮金,直到最后收受巨額煤礦干股,落了個“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下場。
“破法”者必先“破紀”,這是被無數案例證明的一條腐敗鐵律。然而,原《準則》和《條例》的內容與法律法規混同現象嚴重,特別是原《條例》半數以上條款與刑法等國家法律規定重復。由之導致,實踐中黨紀意識淡薄,管黨治黨不以紀律為尺子,而是以法律為依據。只要黨員干部不違法,違反紀律就是小節,相關監督就“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甚至視而不見、不管不問,造成“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階下囚”的尷尬局面。
“小紀不執、小錯不管、小病不治,使得紀律和法律之間出現了大片無人過問的開闊地帶,導致黨員干部從違紀滑向違法作‘自由落體式運動’。”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表示,堅持紀嚴于法、紀法分開,首先要解決紀法重疊、紀法混同的問題。
對此,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均刪除與國家法律法規重復的內容,其中《條例》共刪除70余條與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法規重復的內容,如有關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秩序行為等刑事色彩濃厚的規定。
全面從嚴治黨,關鍵在治,要害在嚴。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在刪除相關內容的同時,還增加完善了若干條款,對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在廉潔自律和遵守紀律方面存在的主要問題作出明確規定,特別是將黨的十八大以來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組織紀律以及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反對“四風”等要求轉化、上升為紀律規范。比如,《條例》第六十八條規定,黨員領導干部不能違反有關規定組織、參加自發成立的老鄉會、校友會、戰友會等。
“如果紀法不分、‘紀等于法’,實際上就相當于把黨員與普通公民混為一談了,等于把法律的底線作為黨員的底線了,這樣就體現不出我們黨的先進性了。”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表示。恰如其言,我們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也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如果把普通公民的行為底線作為黨員干部的行為底線,就等于拉低了黨員標準,全面從嚴治黨就會成為一句空話。
“黨紀嚴于國法,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就是治本。”高波表示,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堅持紀法分開、紀嚴于法,既固化了抓早抓小、動輒則咎的實踐導向,也強化了越往后執紀越嚴、處分越重的治理理念,充分彰顯了政黨特色、黨紀特征,為全面從嚴治黨和強化黨內監督提供了制度依據和有力支撐。
當然,紀嚴于法、紀法分開,絕不意味著紀律和法律完全割裂開來,“鐵路警察各管一段”。《條例》不僅在“指導思想、原則和適用范圍”一章規定黨組織和黨員必須自覺接受黨的紀律約束,模范遵守國家法律法規;還專門設置“對違法犯罪黨員的紀律處分”一章,實現了黨紀和國法的有效銜接。
 
 
面向全體黨員 發出道德宣示
——《廉潔自律準則》和《黨紀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五


 
“十幾年扎根海島、一生為人民服務,谷文昌同志用實際行動改變了荒灘面貌,也‘在老百姓心中樹起了一座不朽的豐碑’。”10月25日,谷文昌紀念館,福建省東山縣教育局副局長張黎東已經記不清自己是第幾次站在這里。
曾參與紀念館資料收集整理工作的張黎東,對谷文昌的事跡耳熟能詳,但每次來他都感到有新的收獲。“先進事跡里有感人的力量,每次參觀都是精神洗禮和心靈凈化!”
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中華民族歷來強調德法相依、德治禮序。作為中華民族的先鋒隊,中國共產黨自創立之日起,就高度重視以德治黨,這個“德”就是黨的理想信念宗旨、優良傳統作風,其內核與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一脈相承。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突出強調建設廉潔政治,要求做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對黨員干部廉潔自律提出了一系列正面要求。在全面從嚴治黨的新時期,要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必須發揮黨章黨規黨紀的正面引領作用,讓黨員干部明確廉潔自律行為規范。
煥然一新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正是在這樣背景下應運而生。
“修訂后的《準則》,以黨章作為根本遵循,緊緊圍繞著廉潔自律,集中體現黨的性質、宗旨。”中央紀委副書記張軍向記者介紹,《準則》開篇即圍繞理想信念、根本宗旨、優良傳統作風、高尚情操提出“四個必須”的原則要求,并將落腳點放在永葆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上,彰顯了我們黨堅持清正廉潔政治本色和建設廉潔政治的鮮明立場,具有思想激勵和導向作用,是共產黨人矢志不渝的高尚道德追求。
“有‘伸’有‘縮’是《準則》修訂的一大特點。”湖南省法學會廉政法學研究中心主任鄧聯繁認為,“伸”體現為規范對象的拓展,即從原本的黨員領導干部擴大到全體黨員;“縮”體現為內容的緊縮,即聚焦“廉潔自律”,去除與其無直接關系的條文。
以往,“8個禁止”“52個不準”主要針對縣處級以上黨員領導干部,“我不是領導,規定管不到我”的僥幸心理讓不少黨員吃到苦頭。
今年1至8月,北京市紀委共查處“小官貪腐”290人,涉案金額共計3.23億元。同樣是1至8月,青海省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黨的各項紀律典型問題224件,問責處理562人,其中鄉科級530人,占總問責數的94%。數據說明了將全體黨員納入規范的必要性。
廉潔是共產黨人的基本要求。《準則》圍繞著如何正確對待和處理“公與私”“廉與腐”“儉與奢”“苦與樂”的關系,向全體黨員提出了“四條規范”。
作為地方或單位的“領頭羊”,黨員領導干部的言行具有示范作用,能夠對政治生態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在廉潔自律方面,理應有更高的標準和更嚴格的自我要求。
回眸近百年來黨的歷程,黨員領導干部中從不缺少清正廉潔、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先進典型。焦裕祿、谷文昌、楊善洲立于時代的精神高地,刻畫出優秀領導干部的光輝群像,更為廣大黨員樹立起向上向善的道德標桿。
《準則》針對“關鍵少數”,圍繞“廉潔從政”,從公仆本色、行使權力、品行操守、良好家風等四個方面進行規范,既是對模范精神的提煉和傳承,也體現了更高更嚴的要求。
“《準則》強調‘正面倡導’,發出道德宣示,這既是我們黨堅定自信的表現,也是向人民做出的莊嚴承諾。”全國黨的建設研究會特邀研究員汪洋認為,《準則》不同于“禁令”,旨在告訴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在廉潔自律方面“要做什么”“該做什么”,從源頭上為全黨注入“正能量”。
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教授賀夏蓉認為,《準則》不僅借鑒了傳統文化精華,還廣泛吸收了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實踐成果,蘊含著豐富的辯證思維和歷史文化思考。其中,關于“廉潔齊家”的論述就是很好的例證。
古人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良好的家風是治平的基礎。而黨員領導干部的家風,是黨風廉政建設的“晴雨表”。近年來,倒在家風問題上的黨員領導干部并不少見。例如,劉鐵男父子“老子辦事、兒子收錢”的貪腐“二人轉”,蘇榮“家就是權錢交易所”的悔恨,還有近期公布的周本順“家風敗壞、對配偶子女放任縱容”等違紀問題……
“古往今來的事例足以警醒黨員領導干部,認真學習《準則》、筑牢思想道德防線不僅必要,而且應當成為自覺。”賀夏蓉說。
《準則》頒布之后,“簡潔、好懂、易記”成為廣大黨員的直觀感受。這為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樹立了一個看得見、夠得著的高標準。
“想要充分發揮正面倡導的效力,不僅要出臺實打實、可操作的法規,”汪洋認為,“更要廣泛宣傳、推進落實,使廣大黨員形成自覺、養成習慣,真正把道德律令刻印在心上、落實到行動中。”

 
 
明確“六大紀律” 劃出行為底線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六


 
“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成員、副主任樂大克,吉林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谷春立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10月30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的通報中,“干擾、妨礙組織審查”,“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進行錢色交易、權色交易”等聚焦“六大紀律”的行文措辭,與剛剛頒布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相關要求高度契合。
這些“紀言紀語”充分體現了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的實踐成果,而這些成果又轉化為紀律要求,納入到了新修訂的《條例》中。
全面從嚴治黨,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就是治本。此次修訂《條例》,將黨章和其他主要黨內法規對黨組織和黨員的紀律要求細化,充分體現了黨紀嚴于國法。在“分則”部分,將原來以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等為主的十類違紀行為,整合規范為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等六類,使《條例》的內容真正回歸黨的紀律,為廣大黨員開列了一份“負面清單”。
如果說《準則》重在立德,樹立了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能夠看得見、夠得著的高標準;那么《條例》則重在立規,通過開列六類紀律等“負面清單”,劃出黨組織和黨員不可觸碰的“底線”。
“新修訂的《條例》是落實‘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全面從嚴治黨的新成果,有很多創新之處。”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認為,與原版相比,修訂后的《條例》體例結構更加科學,用“負面清單”的方式列舉六大類違紀行為,使黨員清楚了底線、明白了規矩;吸收了十八大以來管黨治黨的制度成果,將很多新形式的違紀行為納入處分范圍;刪除與法律重復的大量條款。
“現行規定界限模糊,中間難免留下縫隙,彈性較大。這次修訂把紀律具體化、細分化,相當于‘勾縫’,覆蓋得更嚴實,讓黨員有了更明確的遵循。”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戴焰軍認為,這些變化無不體現了一個“嚴”字。
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告訴記者,“分則”部分從“十”變“六”,主要是因為原來版本存在紀法不分的問題,紀律的種類很多是按照違反國家法律的種類來設定的。“這次修訂按照黨的紀律要求分成六類,就是為突出黨紀特色,把紀律和規矩挺在法律前面。”
“違紀行為從十類整合為六類,表面上看,對黨員的要求似乎變少了,但實際上,新《條例》更加聚焦紀律本身,在量紀的尺度上比原版更嚴,對黨員的‘底線’要求更高了。”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偉介紹,比如說,過去對違反黨章、損害黨章權威的違紀行為缺乏必要和嚴肅的責任追究,此次修訂就針對該情況增加了相應條款。
在黨的全部紀律中,政治紀律是打頭、管總的。不管違反哪方面的紀律,最終都會侵蝕黨的執政基礎,破壞政治紀律。這次修訂后的《條例》,把政治紀律排在“六大紀律”之首,所體現的正是黨中央對黨的建設內在規律的清醒把握。在《條例》第六章“政治紀律”的“負面清單”中,增加了拉幫結派、對抗組織審查、搞無原則一團和氣等違紀條款,確保中央政令暢通和黨的集中統一。
“未經審批持有因私護照、因私出國(境),上報清理‘裸官’不徹底”;“存在違規破格提拔、干部人事檔案造假等現象”;“選人用人問題突出”……梳理今年中央第二輪專項巡視的“問題清單”,“違反組織紀律”成為多家被巡視單位的共性問題。
針對組織紀律松弛現象,《條例》專門增加了不按照有關規定或者工作要求向組織請示報告重大問題,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規辦理因私出國(境)證件等違紀條款,將制度的籠子越扎越緊。
對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和生活紀律有關內容的修訂,亦堅持以問題為導向,將十八大以來從嚴治黨的實踐成果制度化。如,在廉潔紀律方面增加了權權交易、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謀利等;在群眾紀律方面新增侵害群眾利益、漠視群眾訴求、侵害群眾民主權利等;在工作紀律方面增加黨組織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力、工作失職等;在生活紀律方面增加生活奢靡、違背社會公序良俗等條款。
“我們常說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怎樣算做到,一些人過去并不清楚。現在《條例》中對此明明白白說清楚了,不能再打擦邊球。”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表示。
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所指出,《條例》是管黨治黨的一把戒尺、黨員的基本底線和遵循,“黨的各級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要堅持底線思維,敬畏紀律,守住底線,防微杜漸,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
 

突出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七


 
近日,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一經公布,便迅速成為社會和輿論的焦點。其中,《條例》列為六大紀律之首的政治紀律更是引發熱議。
政治紀律是最重要、最根本、最關鍵的紀律。新修訂《條例》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把黨章中關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要求進行細化、具體化,將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提出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要求以及實踐成果轉化為紀律條文,更加突出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把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放在首位,這是我們黨作為先進政治組織的底線和要求。”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表示。
我們黨歷來重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1922年,黨的二大制定了黨史上第一部黨章,便對政治方面的紀律作出明確規定。1927年,黨的五大通過《組織問題議決案》,明確提出“政治紀律”一詞,并指出“黨內紀律非常重要,但宜重視政治紀律”。1929年,古田會議通過決議,針對黨和紅軍內部存在的不講政治的單純軍事觀點、小團體主義等不良思想傾向,專門作出紀律規定。正是在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規范和保障下,我們黨一路走來,不斷攻堅克難,從勝利走向勝利。
“政治組織嚴密、政治紀律嚴明,是革命戰爭年代黨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基因,也是長期執政條件下抗御風險、興黨強黨的巨大優勢和根本保證。”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表示,嚴明黨紀,必須把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排在首要位置。
然而,目前,有少數黨員干部政治紀律意識不強、思想麻木,在原則問題和大是大非面前立場搖擺。2014年10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四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嚴肅指出:“一些人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了自己的所謂仕途,為了自己的所謂影響力,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制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愿、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2015年7月24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河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根據10月16日該網站通報的消息,周本順被查的一個重要原因正是“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在重大問題上發表違背中央精神的言論,不認真落實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干擾、妨礙組織審查”。
不只是周本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信息顯示,從武長順、隋鳳富,到栗智、令計劃,再到樂大克、谷春立,在2015年以來被開除黨籍的37名省部級高官中,有29人被通報“違反黨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嚴重違反黨的政治規矩”、“無視黨的政治規矩”等,占比約78%。具體情形包括:在重大問題上發表違背中央精神的言論,不認真落實主體責任,干擾、妨礙組織審查,進行非組織政治活動,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等等。政治問題和腐敗問題相互交織,在黨內和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給黨的事業造成嚴重損害。
問題是時代的聲音。新修訂的《條例》對反對黨的領導和反對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經驗、基本要求的違紀行為作出處分規定,并根據政治“破紀”現實情況,增加了一系列違紀條款。比如,其第五十二條對“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拉幫結派、培植私人勢力或者通過搞利益交換、為自己營造聲勢等活動撈取政治資本”的違紀行為進行了規定;第五十七條對“串供或者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對抗組織審查行為作出規定;第六十一條對“黨員領導干部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等錯誤思想和行為放任不管,搞無原則一團和氣”的行為進行了規定。
“堅持問題意識和問題導向,將政治紀律作為‘六大紀律’之首加以具象化、清單化,讓黨員干部牢記一言一行的政治標準、政治底線,既是紀律建設不斷向縱深發展的必然表現,也是打造有中國共產黨特色的黨紀體系的必由之路。”高波說。
值得注意的是,突出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在黨的全部紀律中,政治紀律是打頭、管總的”,抓住了這個綱,就能綱舉而目張。
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表示:“正如中央領導同志所指出,不管違反哪方面的紀律,最終都會侵蝕黨的執政基礎,破壞政治紀律。所以,這次修訂把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擺在首位,通過嚴抓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來帶動其他紀律的執行。”
 

落實“兩個責任” 用好“四種形態”
——《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系列解讀之八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央紀委分別印發通知,對各級黨委(黨組)、各級紀檢機關學習貫徹《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工作作出部署。
透過“動員令”,學習貫徹《準則》、《條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言而喻。接下來,如何按照中央要求做好學習貫徹,推動法規落地生根,真正把黨章黨規黨紀的權威性、嚴肅性樹立起來,將是對各級黨委(黨組)、廣大黨員和領導干部的共同考驗。
學習貫徹,首先是學。《準則》和《條例》是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的行為規范和指引,是管黨治黨的重要基礎性黨內法規,只有學深吃透,才能入腦入心。學習要趁熱打鐵、求真務實,不僅各級黨委(黨組)要部署好、組織好、指導好,廣大黨員也要主動學、認真學、結合實際學。
“史上最嚴紀律出臺,怎么學?紀委邀您來‘點題’!”10月25日,廣東省深圳市紀委推出問卷調查,就如何學習《條例》征求廣大黨員干部、市民群眾意見。連日來,各地各部門通過理論中心組專題學習、領導班子專題研討、在媒體開設專欄等多種方式,迅速掀起了學習宣傳《準則》和《條例》的熱潮,為貫徹執行開了個好頭。
然而,知易行難。制度的生命在于執行,學習貫徹《準則》和《條例》,決不能只是“說說”、“寫寫”、“掛掛”,決不能“以文件貫徹文件、以會議落實會議”,必須在學深悟透的基礎上,拿出實招、硬招、狠招,將從嚴治黨的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扛在肩上、抓在手上、落在實處。
學習貫徹《準則》和《條例》,是各級黨組織切實擔當和落實好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的重要抓手。落實主體責任,就要在思想認識、責任擔當、方法措施上跟上中央部署,把黨的領導融入日常管理監督,運用好監督執紀的“四種形態”,真正把紀律嚴起來、執行到位。
運用好監督執紀的“四種形態”,也是紀委的分內之事。《準則》和《條例》為紀檢機關履行職責、強化監督執紀問責提供了重要遵循。紀委必須發揮帶頭作用,做學習貫徹的表率;把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排在首要位置,進一步加強紀律建設;堅持高標準與守底線相結合,堅持紀嚴于法、紀在法前,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
堅持問題導向,是修訂《準則》和《條例》的一個重要原則;貫徹執行,同樣要堅持問題導向,用好問責這個有力武器。
今年9月,中央紀委轉發了河南省委相關通報,新鄉市委原書記李慶貴因落實主體責任不力被問責的教訓,言猶在耳。前不久,中央紀委對近期部分中央單位查處的5起黨風廉政建設責任追究典型案件進行了通報,其中不乏因下屬及家屬賭博、因所在單位多次發生公款旅游等問題受到責任追究的事例。這些問題和教訓充分暴露出,種好黨風廉政建設責任田,落實《準則》和《條例》,加強對黨員干部的日常管理監督,不僅必要,而且迫切。
“黃超在擔任竹山縣工商局黨委委員、紀委書記期間,對工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劉繼宏在喬遷新居、為其母治喪期間收受親戚以外人員禮金問題不僅不提醒、不勸誡,還帶頭參與,受到黨內警告處分。”7月15日,湖北省紀委公開通報5起因落實監督責任不力受到責任追究的典型案件。這些受到問責的紀委書記、紀檢組組長,如果能切實擔負起監督責任,用好監督執紀“四種形態”,所在單位的問題也許就能及時得到解決。
學習貫徹《準則》和《條例》是全黨的事,全黨一起抓、全黨一盤棋,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都要行動起來。制度的執行,關鍵在人。黨員干部必須把自己擺進去,牢固樹立黨章黨規黨紀意識,自覺在廉潔自律上追求高標準,在嚴守黨紀上遠離違紀紅線,以貫徹執行《準則》和《條例》的實際行動推進全面從嚴治黨。
 

網站主辦:中陜核工業集團公司黨委工作部
地址:西安市航天基地航天大道396號
電話:029-62818148
郵編:710100

中陜核工業集團黨委工作部承辦  陜ICP備15016536號
版權所有:陜西省核工業地質局  中陜核工業集團公司
未經允許任何人在任何媒體不得擅自轉載和引用本網站的內容
建議使用1024X768以上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  
網站地圖

合彩一码中特